新中国诞生前后的防空作战:守卫“红色领空”

图片 1

图片 1

随着解放战争的进展,中共中央一方面加紧筹备建立新中国,另一方面大力加强已解放城市的防空作战。

央广网12月16日消息空军是技术性很强的军种,科研工作在空军现代化建设中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1956年党中央提出“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后,空军部队的科研和技术革新活动得到迅猛发展。为进一步加强空军的科研和技术革新工作,1959年1月25日,空军召开第一次科研工作会议,会期7天。1月31日,刘亚楼司令员在会议上强调指出:军队是使用武器的,空军的科研重点应放在改善武器装备的使用性能上。这为空军初期的科研工作指明了方向。

1948年8月9日,针对一些城市相继解放,国民党为了挽救败局不断加大空袭强度的严峻形势,中央军委提出城市要实行“积极防空”的方针。并且明确规定:解放区各大城市及各军区司令部驻地,均应设立防空司令部,负责组织与督促进行各种有关防空工作。

改装轰-6型飞机时,机务人员刻苦钻研业务

1949年4月,为了保卫北平的安全,华北军区成立了平津卫戍区防空司令部,由聂荣臻、薄一波分别兼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南京和上海相继解放后,随即成立了南京防空司令部,并在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成立了上海防空处,很快又组建了上海防空司令部。当时这些防空机构很小,担负的防空任务也有限,主要负责掌握空情,施放防空警报,组织对空射击。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空军部队开始了大规模的正规化训练,由于空军初创时期的武器装备大都从苏联引进,许多装备器材老旧,已接近使用寿命年限,
部队作战训练中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逐渐增多,迫切需要专门科技人才做骨干,
同部队群众性的技术革新相结合,进一步搞好装备器材维护、使用、技术革新等工作,延长武器装备使用寿命。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城市解放,解放军的8个野战高炮团逐步转入担负城市防空的任务。到1949年底,又组建了10个高炮团,并从苏联订购了一批新装备。这些高炮部队分别部署于沈阳、鞍山、抚顺、北京、上海、南京、戚墅堰、武汉、长沙等地,担负这些城市和重点目标的防空作战任务。

为了适应工作需要和形势发展,进一步加强对科研和技术革新工作的统一领导,1958年3月18日,中央军委批准空军党委的建议,成立空军军事科学研究部,统管空军的航空科学研究工作,并任命空军副司令员常乾坤兼任部长。各军区空军、军、师、团相继成立科学研究指导委员会,各军区空军成立科研室或处,作为军区空军科委的办事机构,负责承办具体科研业务。军级单位组建科研科,师、校级单位配备了科研参谋,形成了从上到下领导科研和技术革新的体系。

组建第一个防空作战飞行中队

为加强地面武器装备和有关保障设备、器材的科研工作,在此期间,空军组建了一批研究所。1958年8月15日成立了航空技术装备研究所,即空军第1研究所,隶属空军工程部;把空军雷达兵部的雷达技术研究处改为雷达技术研究所,即空军第2研究所,隶属空军雷达兵部;成立指挥引导研究所,即空军第3研究所,隶属空军军事科学研究部;1960年3月,又把原航空医学研究所由团级扩编为师级单位等。从
1958年起还陆续成立了一批研究室,如空司防化研究室、空后油料研究室。空军各研究所、室结合空军作战、训练需要,面向部队,从实际出发,把综合提高群众性技术革新成果作为自己的重要任务,逐渐成为空军专业科研骨干力量。

1949年5月4日,国民党空军出动6架B-24轰炸机,对北平南苑机场进行狂轰滥炸。这次轰炸,不仅毁伤飞机4架,破坏机库1座,而且造成24人死亡,烧毁房屋196间。更严重的是,这给刚刚获得解放的北平人民在安全上带来恐惧和消极影响。为了保卫北平的安全,保卫预定9月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于1949年6月指示军委航空局,迅速组建一支空军作战分队,负责北平的防空。

1959年1月16日,空军党委颁发《关于进一步开展科学研究工作和技术革新运动的决定》,明确科研工作的任务和原则,强调各级科委应该是健全有力的,应有同级党委常委参加并主持工作,同时提出空军一切业务部门应该对本部门、本业务系统的科研工作直接负责,把它看成是本身业务工作的组成部分,
并经常向同级党委和科委报告情况。

根据当时仅有的飞机装备和飞行人员情况,军委航空局向中央军委建议,先调集10名左右的飞行员,同时装备相应数量的战斗机,组建一个飞行中队,担负北平地区的防空任务。经中央军委批准后,军委航空局即召开航空工作会议,研究飞行中队的具体编制和组建问题。这次会议决定,组建的飞行中队为混合飞行中队。下辖2个战斗机分队,1个轰炸机分队,1个地勤分队。所需飞机和空、地勤人员,从各军区航空处和东北老航校抽调,并尽快集中到北平。飞行中队的建制属华北军区航空处,作战指挥由中央军委航空局负责。

由于空军各级党委对科研领导的加强,各级机关进一步重视发动与组织群众开展科研和技术革新,鼓励群众的发明创造,科研工作和革新活动取得了可喜成果。如将米格-15型和米格-15比斯型飞机改装成教练机,并改进维修手段,
延长其发动机使用寿命;改进米格-17ΠФ
型飞机雷达低空搜索性能,使其发现、截获目标的高度从3000米以上降低到300至500米;设计了新的空中射击靶标;
制造了简易飞行训练模拟器和飞机加装自动改出俯冲装置等,这些对改善武器装备性能,促进作战、训练任务的完成起到了重要作用。1964年,空军对1959年以来的科研和技术革新成果,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清理、鉴定和验收,确定有推广价值的项目7615项。通过实践,空军总结了领导机关抓好科研和技术革新活动必须做好“发动、组织、鉴定、综合、提高、推广”12个字的工作经验。1965年6月,全军举办装备技术革新展览会,空军送展的415项技术革新成果,有326项获奖,其中有10项获一等奖。

1949年8月15日,飞行中队在北平南苑机场正式组成。这是解放军的第一个担负防空作战任务的飞行中队。飞行中队队长由徐兆文担任,他原是国民党空军第四大队飞行分队队长,毕业于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十四期,并在美国受过飞行训练。早在1939年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1947年回到东北解放区。他是一名具有丰富飞行经验和作战经验的飞行员。政治委员是王平阳,他是从陆军调来的一名优秀政治干部。先从各军区航空处抽调各类飞行员12人。后来,为了加强作战力量,又从东北老航校选调飞行技术好、飞过P-51战斗机的林虎、孟进两名飞行员参加飞行中队。

为进一步加强空军的科研工作,经中央军委批准,1976年6月1日,又组建了地空导弹研究所,即空军第5研究所;组建技术侦察研究所,即空军第6研究所;组建气象研究所,即空军第7研究所。1980年11月,成立空军武器装备系统研究所,即空军第8研究所。该所以空军司令部四个论证研究室为基础组建。各研究所成立后,
立足于改善现有武器装备的使用性能,研究适合新武器装备的战术,改进维护修理,延长武器装备使用寿命等职能任务,围绕部队训练、作战,积极搞好科研工作,发动群众搞技术革新,为推进空军建设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飞行中队装备的飞机最初只有10架,其中,P-51战斗机6架,纹式轰炸机2架,PT-19教练机2架。这些飞机有的是起义人员驾驶过来的,有的是从国民党空军缴获的。

2004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批复和空军命令,在空军第一、二、三、五、七、八研究所以及第六研究所担负科研任务的机构和人员与空司防化大队防化研究所、翻译队、军训部翻译室等单位基础上,组建空军装备研究院,标志着空军科研工作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2017年7月20日,根据中央军委和空军命令,
以空军装备研究院为基础,组建空军研究院,内设空军建设发展研究所、系统工程研究所、航空兵研究所等9个机构,空军军事科研工作站上新的历史起点。

飞行中队成立后,立即进行技术和飞行训练,仅用20天的时间,就达到了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状态。从1949年9月5日起,飞行中队正式担负起北平地区的防空任务。

一部人民空军的光辉历史,也是科研人员奋斗史。伴随着人民空军的成长壮大,科研工作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从群众自发革新到专业力量构建发展,
逐步形成了具有空军特色的科研体系,为人民空军的现代化建设和战斗力提升做出了重大而特殊的贡献。

为了保卫北平的安全和正在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以及将在10月1日举行的开国大典的安全,飞行中队每天都在机场保持2架至4架飞机战斗值班,国民党空军一旦来空袭,可立即升空迎战。由于频繁进行战斗起飞,国民党空军不敢轻举妄动,再也不敢前来袭扰了。

为了进一步充实作战力量,先后又增调作战飞机19架,同时又从东北老航校调入刘玉堤、徐登昆、李汉等一批飞行员和一批地勤人员充实到飞行中队。不久,飞行中队又增编了第四运输机分队,装备了3架运输机,从而使飞行中队的实力大大增强。

这一时期,飞行中队除防空作战外,还担负航空侦察、空中护航、空运、救灾、陆空合练等任务。

1949年底,中国大陆基本解放,国民党空军的空袭威胁大大减小。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随后,为了大办航校和为组建航空兵部队培养人才,空军将飞行中队轰炸机分队的全部飞行员和飞机,战斗机分队的部分飞行员和飞机,调给新组建的航校,并将3个作战分队缩编为2个。不久,又将运输机分队调出,在北京西郊机场组成1个运输队。1950年7月26日,空军将缩编后的飞行中队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独立第一歼击机大队。同年11月19日,中央军委撤销了空军独立第一歼击机大队的番号,并将空、地勤人员分配到空军各航校和航空兵部队工作。至此,第一个作战飞行中队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组建新中国防空军

人民解放军防空军,是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适应城市要地防空的需要,在陆军的基础上逐步建立起来的。

根据中央军委提出的对城市和要地要实行“积极防空”的方针,以及在解放区各大城市及各军区司令部驻地均应设防空司令部,负责组织与督促进行各种有关防空工作的指示,各军区从1949年初开始,陆续成立了防空司令部,并担负起已解放的大中城市的防空任务。

为了担负起日益繁重的城市防空作战任务,同时加强对新组建的高射炮团的领导,中央军委决定,在1950年3月至5月,新组建3个高炮师。重点担负上海、广州、武汉、沈阳、鞍山、小丰满、雷州半岛等城市和要地的防空作战任务。

1950年9月,为了统一对城市防空的领导,加强国土防空建设,并准备应付朝鲜战争日益扩大的局势,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同年10月23日,毛泽东任命周士第为防空部队司令员,钟赤兵为防空部队政治委员。12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正式成立。同日,中央军委任命谭家述为防空部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防空司令部成立时,全国防空部队共有2个高炮师(此时,原高炮第二师已改编为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16个高炮团,1个探照灯团,2个雷达营,1个对空监视营。中央军委决定这些部队划归防空司令部建制。

在防空司令部的领导下,华东、东北、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扩建、充实和调整,并新组建了中南军区防空司令部。此外,还组建了西南军区防空处,安东、小丰满防空司令部,浙江、福建防空处,南京、武汉、南昌防空指挥所等指挥机构。

由于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作战的需要,防空部队得到了迅速发展,并在抗美援朝战争和国土防空作战中,打了许多大仗和恶仗,创造了辉煌的战绩。

1957年3月,为了统一作战指挥,避免指挥机构重叠,提高战斗效能和战斗力,中央军委经过慎重研究,作出了空军和防空军合并的决定。同时确定,有关合并的具体问题由空军、防空军两个党委共同研究提出方案,报中央军委批准实施。5月16日,总参谋部命令:军委空军、防空军从5月17日零时起合署办公。同日,中央军委批复同意选举产生新一届空军党委常委。随后,各军区空军、防空军也先后合署办公。至此,空军和防空军统一合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苏联防空军紧急支援上海防空作战

新中国成立初期,败逃到台湾的国民党空军依仗空中优势,不断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空袭和骚扰,妄图通过轰炸来迟滞大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破坏社会秩序的安定。

从1949年10月至1950年2月,上海先后遭受空袭达26次。其中,最大规模的一次空袭发生在1950年2月6日。这一天,国民党空军出动B-24、B-25轰炸机和P-51、P-38战斗机共17架,轮番对上海电力公司、沪南和闸北水电公司等重点目标实施狂轰滥炸,投掷各类炸弹60余枚,炸毁房屋2000多间,死伤居民1400余人,使发电厂遭到严重破坏,并造成大部分工厂停产。

在这种情况下,新中国的国土防空被刻不容缓地提到重要日程上来。然而,空军刚刚组建,正在全力以赴创办航校培训飞行员,还不具备组建飞行部队的条件。仅有的防空高炮部队,由于装备差及缺乏雷达保障和防空作战经验,一时也难以应对如此大规模的空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